端午龙舟竞渡图

“退潮”之后,杭州共享單車何去何從

由資本玩具回歸出行本質,從“單車圍城”到試點智慧化運維。

世界浙商網訊2019-07-25 08:55:00來源:浙江日報作者:肖淙文

   共享單車在浙江又有新動作。今年7月,滴滴旗下共享單車“青桔”在湖州正式投放,并在浙江首次引入第三方管理模式,試圖通過與當地公共自行車服務有限公司合作,更好地融入城市交通系統。

而就在一個多月前,哈啰單車宣布在杭州區域漲價,從每半小時1元,上漲到每15分鐘1元。不少市民反映:“共享單車騎不起了,這價格不如去坐公交。”

從裹挾著狂熱的資本浪潮橫空出世,到第二梯隊單車企業相繼倒閉。短短兩年時間,共享單車經歷了大起大落。潮水退去,共享單車對城市管理帶來的壓力卻與日俱增,“僵尸車圍城”就是其中一例。

有專家認為,共享單車正經歷從資本玩具回歸出行本質的過程,需要一場“方便與秩序”的運維精細化、標準化改革。

在杭州,共享單車運營狀況如何?為城市管理遺留下的問題該如何解決?管理模式有何創新之處?記者進行了走訪調查。

   

  “僵尸車”有多少 

  超過10萬輛單車被暫扣 

  其實早在今年3月,杭州共享單車漲價之前,摩拜、滴滴小藍車等已經在北上廣深等城市進行不同幅度的價格調整。

  有用戶質疑,現在的共享單車并沒有漲價的資本。據第三方數據挖掘及市場研究機構比達發布的《2019年第1季度中國共享單車市場研究報告》,共享單車用戶規模減少,2019年第一季度共享單車用戶規模僅4050萬人,同比減少24.4%。共享單車用戶規模已經連續3個季度下滑。

  價格漲了,那困擾城市管理的僵尸車、故障車問題解決了嗎?在多家共享單車倒下后,此番漲價能為共享單車帶來出路嗎?

   

  據市城管委統計,杭州目前仍存在大大小小的車輛暫扣區域,全市范圍被暫扣和搬移保存的互聯網自行車數量超過10萬輛。“各區停放場地資源十分緊張,部分城區已經接近飽和。”杭州市道路運輸管理局局長盧偉說,目前出臺的相關規范對企業經營的制約程度不夠,懲戒力度亟待提升,單車企業的退出機制過于簡單。

  曾經風光一時的ofo已經將運營范圍縮減至杭州市經濟技術開發區一帶,其他區域路面上的小黃車基本處于無人運維的狀況。“如果ofo宣布破產,又將留給杭州約14萬輛‘僵尸車’。”盧偉說,如單車企業未宣布破產,可效仿上海的處理方式,在限期內企業未認領則視為放棄,政府代為資源化處理。但一旦進入破產程序,處理過程將十分漫長。

  漲價也掀起了關于共享單車商業模式的又一輪討論,這也是愿景中“更好的出行服務”能否實現的基石。

  據美團IPO招股書顯示,自2018年4月4日收購摩拜以來,摩拜于2018年4月4日至4月30日獲得的騎行收入只夠彌補運營開支,摩拜固定資產折舊則無法獲得任何補充,凈虧損為4.07億元。

  哈啰出行狀況也并不樂觀,其CEO楊磊此前提供的一組數據稱,目前一輛單車每日運維成本為0.3元,每天每輛車的折舊成本是0.6元,如果每輛車每天收入1塊錢就能盈利。而根據杭州市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監管平臺數據顯示,目前杭州每日共享單車的周轉率遠不到1元。這還沒把單車采購費用及財務成本計入。

  浙江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首席專家徐林說,“共享單車‘退潮’的過程,是單車由資本玩具回歸為出行工具的過程。”當資本潮退去,共享單車的盈利模式再度受到拷問。僅靠騎行收費,收入來源過于單一。禁止投放車身廣告、實行全面免押、嚴控利用押金創收等政策的出臺也使得共享單車企業資金鏈更加緊張。而由此造成運營上的力不從心,在杭州市場已有體現。

  今年清明節過后,上城區城管局召集相關部門及兩家主要單車企業,針對清明期間共享單車運營狀況召開了一次會議。“與去年相比,今年清明的運維質量有所滑坡。”市容景觀科科長馬向東說,出于成本控制等原因,能明顯感覺到企業運維力量的縮減。

  去年“十一”長假期間,兩家公司各提供了10輛廂式貨車和50名運維人員負責清運。而今年廂式貨車均降為5輛,并只配備了8名運維人員。“以前節假日如果出現單車堆積滯留,半小時內運維車輛即可到達現場,但這次最慢一個小時車都進不來。”馬向東說。

  共享單車該咋管 

  企業政府不斷磨合 

  每到重大節假日,作為全國著名旅游城市的杭州都會迎來一場城市管理之戰。而自2017清明節開始,這場戰役多了一個名為共享單車的主角。“實話說,與單車交手的第一個月,我們是茫然無措的。”在盧偉的形容中,2017年清明節單車圍城后,作為城市管理最末端的城管部門是在用“血肉之軀”抵擋單車大潮。每逢節假日,城管執法人員幾乎得傾巢出動,才能維持住秩序,使單車不至于太亂。

  彼時,共享單車的跑馬圈地、增量投放已達狂熱狀態。隨之而來的交通擁堵和大量投訴,將交通、城管部門和共享單車企業一起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誰來管?如何管?政府管理部門和單車企業被置于了天平兩端,面臨著角色之爭。

  哈啰單車杭州區政府關系負責人王瑾在2017年夏天加入團隊,入職第一天,迎接她的就是工位上的一張違停罰單。此后,大大小小的約談成了工作常態。她直言,那段日子單車企業在與政府的交往中“很被動”。而另一邊,是杭州交管部門和各屬地街道付出大量人力物力進行疏導,并試圖通過頻繁接觸和溝通“壓實企業主體責任”。

  西湖區共享單車的治理之路,正反映了兩方的磨合過程。

   

  最初,企業是管理中的主角。西湖區被分為了三個網格,由3家主要企業安排人員開展運維管理工作。但在實際運維過程中,出現了只管自家責任區,甚至將其他企業單車清理出區域外的惡性競爭行為,最終導致了之江彩虹橋下著名的單車“墳場”事件;此后,政府接過擔子。要求各企業根據投放量安排人員和運輸車到城管中隊報到,由中隊統一安排運營工作。但這種媽媽式的管理大大增加了城管的工作量,也愈發遠離執法管理部門的職責定位。

  增劃非機動車泊位、加強信息化監管和企業考核、嚴格執行單車減量……目前杭州共享單車的數量已降至39萬,相比2018年同期減少了約50%,相比2017年同期減少近60%。回看整個“退潮”的過程,杭州交管部門對當前政府的應對機制進行了反思。

  “共享單車要形成良性運營,政府管理部門和單車企業都需要找準定位,厘清責任。”徐林認為,目前運作的新方案,在制定更加細致的管理導則的同時強調多方合作,單車企業的考評結果與車輛額增減相掛鉤,進一步明確了各方職責。

  “資本快錢和互聯網新事物的快速運轉機制與我們傳統的行政效率是存在一定矛盾的,造成了始初階段的狼狽。”盧偉說,這對矛盾一時難以化解,但有改進的可能。比如充分利用杭州的互聯網優勢,在事發初期進行快速預判;嚴守政府監管職能,全程嚴格執法;用更好的服務緩解百姓的憂慮和矛盾。“總結好這些經驗,或許會讓我們在下一次面臨城市管理風險時有章可循。”

  吸取教訓,今年的“五一”小長假期間,政府與企業做了充分的預案。杭州市共派出200余名城管執法人員,規整非機動車和單車172737輛。兩家共享單車公司也各派出50輛運轉車和100余名運營人員。“從最初的我行我素,到現在能與各方達成相對默契的配合,單車企業和我們都在摸索中不斷改變。” 杭州市城市管理局市容秩序處副處長秦華說。

  如何與城市和諧共生 

  做精“最后一公里” 

  不可否認的是,共享單車已漸漸走入我們的生活,成為不少人解決“最后一公里”的習慣性選擇。能否與我們生活的城市和諧共生,正是單車運營繞不開的大考。

  運營后臺數據的積累和技術的不斷提升,讓一線運營人員的工作更加精確。哈啰運營人員胡慶根據后臺數據發現,每天夜間11時、12時左右,在濱江區華為、網易等企業附近會出現大量的用車需求。為了保障加班人員的出行,他們每晚會根據后臺流量及時補車兩到三次。“每次車子一投下去,立刻就有人來騎。還有人對我說,這么晚了你們還在,真是感謝。”胡慶說。

  采訪中,無論是交管部門、企業還是城市管理專家都將目標指向了精細化、標準化運營。“傳統的占道經營不是出路,后續運營應以深入末端為主,如進入小區、商店、單位、學校等,這才是單車停放之地。”浙江工業大學教授吳偉強提供了一種方向,而在杭州,此類探索正在展開。

  此前,由于共享單車進駐小區后隨意停放、破壞綠地、占據停車位。不少社區甚至企業、學校都在門前張貼了“禁入令”。去年7月,西湖區靈隱街道東山弄小區卻一反常態,成了全國首個公開允許共享單車進入的小區。走進小區的泊車處,記者看到共享單車有序地停放在15個劃線車位上,居民可實現在家門口租還共享單車。

  堵不如疏。“以前每逢節假日單車疊羅漢一樣堵在小區門口,上班第一時間就是來清單車。”東山弄社區黨委書記李水琳說,東山弄社區是半開放式小區,又緊鄰西湖景區,不讓進解決不了問題。于是,西湖區綜合行政執法局聯合哈啰單車,在此試點“單車直運進小區”。即單車企業運維人員進駐小區,每天全覆蓋巡查維護。晚高峰單車進社區前預留足夠空位,保證單車“有地方停”;早高峰單車出社區后,及時補給框位單車,保證用戶“有車騎”。以此保持東山弄小區全天內道路通暢、單車有序停放。

   

  

  除了東山弄外,深入最后一公里的嘗試還在樓宇和校園開展。在天目山路的天際大廈旁,不僅劃出了停車泊位,還采用了“黑科技”藍牙道釘,用戶只有完全把單車停在泊位線框內才能正常鎖車。浙大玉泉校區內25個推薦停車點內置了智能化設備,可收集校園內單車騎行大數據,并對車輛的全天候供需作出精準預測。

  但對很多用戶來說,這樣的試點還是太少。目前,杭州僅有兩處停放點設有藍牙道釘。且只有安裝了最新的第四代電子鎖的哈啰單車才可實現。考慮到目前的新車置換速率和企業盈利模式,全面普及遙遙無期。

  與本地原有的出行生態相融合成為另一種共生思路。去年4月起,南京公共自行車有限公司與滴滴旗下的“青桔”單車開始全面合作,成為全國第一家公共自行車和互聯網單車企業合作的案例。今年7月,這一模式拓展至浙江,滴滴委托湖州市公共自行車服務有限公司為“青桔”單車提供運營服務。“湖州自行車公司長期深耕本地,我們希望依靠他們的經驗和能力,實現有序管理、及時調度。”滴滴出行兩輪車事業部浙江區域負責人鄭可欣表示。

  “更多樣更全面的嘗試要盡快鋪開。杭州是互聯網之城,互聯網大數據的優越性在于可以幫助我們做到城市的超前治理,我們的管理方式也應該順應技術發展走向智慧化。”徐林建議,在以后的城市管理中要善用大數據,并發揮民間智庫的作用。此外,還要及時關注現在街頭上助力車的蔓延,防止單車亂象再次發生。

  【浙江新聞+】 

  杭州共享單車數量變化 

   

  

  杭州共享單車發展時間軸 

   

浙商傳媒運營   備案號:浙ICP備05021105號-2   客服熱線:0571-85310626

端午龙舟竞渡图 679620743209862514968471695226332369486573037976701195640943788945424642987543792028911840479132464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