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龙舟竞渡图

扶貧西行記上篇:給貧困地區培育一個帶不走的好產業

貧困地區的相對優勢是什么?怎樣普惠?如何持久?

世界浙商網訊2019-08-19 09:12:00來源:浙江新聞客戶端作者:梁國瑞 裘一佼 陳佳瑩 沈晶晶 張留

   編者按:2019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關鍵之年,也是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的關鍵之年。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是推動區域協調發展、協同發展、共同發展的重大戰略,更是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重要舉措。浙江深入推進東西部扶貧協作工作,助力貴州、四川、湖北、吉林80個縣開展脫貧攻堅,不僅切實解決突出問題,更聚焦長遠發展,建立可持續的脫貧機制,成效明顯。

7月底,浙江新聞客戶端記者分赴這些地區,走訪5個市(州)的20個縣(市、區),從培育內生動力、發揮市場優勢、挖斷對口幫扶地“窮根”等方面,總結浙江的探索和經驗,今天刊發上篇。敬請垂注。

   

  距離2020年完成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只剩一年多時間。

  高山、峽谷、激流、險灘……在距浙江千里之外的脫貧戰場上,來自浙江的掛職干部們分秒必爭、日夜兼程——響應中央號召,浙江積極參與東西部扶貧協作工作,僅2018年就向四川、貴州、湖北、吉林4省援助財政資金28.31億元,選派扶貧干部205人、專業技術人員1882人。

  看得見的數字背后,更有精心的謀劃和設計。“聚焦精準、著眼長遠,給當地培育一個真正的富民產業。”從黔東南到黔西南,從秦巴山地到川西高原,浙江的掛職干部們不約而同提到了同一個詞:內生動力。他們在探索:貧困地區的相對優勢是什么?怎樣普惠?如何持久?

  培育一個帶不走的好產業,讓貧困地區群眾真正擁有發展的內生動力,這是浙江東西部扶貧協作的重中之重,也是最鮮明的特色之一。

   

  吉利捐資在黔東南雷山縣新建起的茶葉深加工基地

  找到一個突破口“先飛”——

  讓資源優勢轉化成發展優勢 

  車行四川巴中市南江縣,紅光鎮、長赤鎮一帶,山間谷地遍植茭白,綠意綿延。長赤是農業大鎮,豇豆、金銀花、核桃卻都不成規模。鎮長李小康說,此前為提高脫貧成效,鎮里想推廣茶葉、柑橘,找企業做深加工等,但茶葉、柑橘要三四年才能出效益,老百姓等不了;深加工產品又愁打不開市場……

  長白山腹地,吉林延邊州敦化市有肥沃的土壤、優質的水源和充足的陽光。這里出產人參、靈芝、鹿茸等名貴中藥材,還有東北大米、小粒黃豆、煎餅等農產品,但由于找不到好銷路,它們被困在了小小的縣城。

  缺少致富產業,這是大多數貧困地區面臨的共同難題。如何選擇并培育一個適合當地發展的產業,成為浙江干部思考最多、投工最大的事。

  從麗水縉云到四川南江掛職副縣長后,湯碧榮花了大量時間調研當地產業基礎,最終選擇發展茭白。“茭白畝產值達1萬元以上,經濟效益好。這里水源充足、晝夜溫差大,很適宜種植。”更關鍵的是,成都、重慶、西安等地市場上的茭白大多來自東部,本地要是能產就不愁賣。

   

  四川巴中市南江縣民張海艷(右)在參加縉云燒餅培訓后,返鄉和朋友開出小吃店

  

  “無中生有”是一種思路,深度開發是另一種模式。寧波駐吉林敦化幫扶工作組通過招引上海企業,把一張當地人作為主食的普通煎餅變成零食,再通過電商、商超、便利店等銷往各地。同時,擴建的煎餅廠也成了當地首個工業旅游項目,推動一二三產融合發展。

  “有浙江干部的地方,就有新產業在培育。”走訪中,當地干部群眾總會說起這句話。安吉白茶、余姚楊梅、建德西紅花、諸暨藍莓、仙居雞、蓮都皇菊……記者在調研中看到,大量浙江曾經探索成功的農產品,如今出現在脫貧攻堅一線,成為“搖錢樹”“致富花”。

  “這是一個挖掘潛力的過程,協助對口幫扶地區把生態優勢、資源優勢轉化為經濟發展優勢,在特定領域‘先飛’。”省駐川工作組組長陳利江說。

  劍河,貴州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4個深度貧困縣之一,目之所至全是連綿的大山,當地人經常自嘲:貴州的山在黔東南開會,黔東南的山在劍河開會。5月28日,總投資3.8億元的食用菌產業園在劍河縣南岑溝試運行。這塊縣城周邊唯一的平地上,建起了成片標準廠房,8月底正式投用,設計日產食用菌30萬棒,光用工就需1000人。

  “實現脫貧,最根本、最長效的是發展產業,最難的也是發展產業。”掛職劍河縣副縣長后,淳安干部姚偉明發現,這里的情況與曾經的淳安很像:集中連片的土地稀缺,規模化農業很難發展。

  什么樣的項目,占地少、畝產高,又能讓群眾廣泛參與?一番調研比對,姚偉明最終鎖定了雞樅菌等高端食用菌產業。“選好產業后,政府搭臺很重要,市場主體的引入更重要。”姚偉明說,產業的培育關鍵是考慮市場,引入龍頭企業才能有效對接市場。

  以政府與市場共同投資的形式,劍河很快引進了一家食用菌龍頭企業,共同成立劍榮菌業公司,逐步形成“一個產業園+4個生產基地”的格局。食用菌,成為劍河“一縣一業”重點培育的主導產業。

  “只有發展產業,才能真正增強本地的造血功能。”杭州掛職干部、黔東南州副州長沈翔說,去年至今,杭州已向黔東南援助財政資金超過12億元,其中9億多元用在了產業培育上,占總額近80%,“通過東西部扶貧協作,我們正在重點引進、集中培育一批優勢產業,努力為當地注入持久的發展動力。”

   

  成片種植的黑木耳,給貧困戶帶來脫貧希望

  形成一個共同體“抱團”—— 

  持續帶動貧困群眾受益 

  “產業有扶貧效果,關鍵在于建立可持續的利益鏈接模式。”余姚掛職干部、興義市副市長施建苗說。

  7月的貴州黔西南,到處是盛開的三角梅。在興義市則戎鄉平寨村占地100畝的三角梅育苗基地里,村民們正在大棚和苗圃里忙碌。

  三角梅是黔西南的州花、興義市的市花,如今已成了當地的“扶貧花”。東西部扶貧協作開展以來,余姚市投入資金500萬元,引進興義國有平臺公司“黔農匯”,共同培育三角梅產業。

  為讓當地貧困戶享受到產業發展成果,余姚將幫扶資金作為滾動扶貧發展資金投入公司。公司每年按幫扶資金的5%,保底分紅給則戎鄉7個貧困村的建檔立卡貧困戶。項目產生效益后,貧困村、貧困戶還能參與二次分配,直到穩定脫貧。僅去年底,就有149戶共557名貧困人口拿到了首期入股分紅。

  “扶貧干部累死累活,經營主體左右觀望,貧困群眾無動于衷”——這是不少地方產業扶貧遭遇的困境。“避免這種尷尬局面,關鍵在于建立一套可持續的利益鏈接模式,實現產業園區、龍頭企業、專業合作社與貧困戶利益相關、共同進退。”寧波掛職干部、黔西南州副州長田賓說。

   

  黔西南興義市則戎鄉平寨村,占地100畝的三角梅育苗基地里,村民們正在大棚和苗圃里忙碌

  

  近年來,在培育扶持優勢產業的基礎上,浙江在四川、貴州等地,逐步探索構建起“龍頭企業+村級經濟主體+農戶”等利益鏈接模式,通過土地流轉、收益分紅、就業帶動、公益崗位二次分配等方式,帶動數百萬貧困地區群眾持續受益。

  經過半年努力,從安吉縣“遠嫁”四川廣元市青川縣的“白葉一號”扶貧茶苗,已在當地形成千余畝現代化茶園。

  “我們把幫扶資金量化為股權,讓農戶持續獲益。”湖州吳興區掛職干部、青川縣副縣長張文斌說,今年初,他們動員了20余戶大戶承包千畝茶園,并將總投資2100萬元按每股1000元進行量化,其中村集體、貧困戶、項目區非貧困戶持股49%,項目產生效益后,農戶按股分紅。

  除了入股分紅外,依托東西部協作資金建立的扶貧車間,還讓更多貧困戶通過“家門口就業”,享受到產業發展的紅利。

  今年5月,寧波幫扶建設的扶貧車間——貞豐一品布依灰粽加工廠,在黔西南貞豐縣珉谷鎮投用。這個生產航空食品的現代化車間里,高峰時每天用工100多人,日產灰粽2萬個。

  “除了直接用工外,我們要讓整個產業鏈都能帶動貧困戶受益。”寧波海曙區掛職干部、貞豐縣副縣長黃列說,僅糯米、豬肉、板栗、粽葉等食材采購一項,已覆蓋周邊鄉、村約200戶貧困戶。

   

  金華落實對口支援資金1200萬元,重點實施了汶川縣特殊教育學校教學綜合樓建設工程。浙江新聞客戶端 記者 裘一佼 攝

  在四川阿壩州汶川縣,來料加工車間已經“編織成網”,除了縣郊有總部車間外,32個鄉鎮、村都建起了分站,不僅配備了現代化加工設備,還培育了近40名來料加工經紀人。每周,來自義烏、蘭溪等地的原材料運抵汶川,由經紀人運往各分站,村民領了貨物回家加工。

  “計件發錢,手快的人每月能賺2000多元。”金華掛職干部、汶川縣副縣長陳小建介紹,去年8月以來,這些來料加工車間已實現300余戶貧困戶就業,戶年均增收5000元以上。

  做長一條產業鏈“深耕”—— 

  培育全產業鏈注入新動能 

  云貴高原向低山丘陵過渡的斜坡地帶,黔西南州冊亨縣,是貴州五大油茶生產基地縣之一。當地一直鼓勵做大做強油茶產業,但由于效益低下、油茶樹老化絕育,油茶種植面積不斷萎縮,很多種植戶甚至砍掉油茶樹,改種速生杉木。

  米倉山南麓,四川巴中市平昌縣有35萬畝花椒基地,是川東北最大的青花椒產業基地。但產業基地分散,加工能力弱,一般都是銷售原材料,附加值低,產業鏈條不完整,難以發揮良好的經濟效益。

  好好的產業,為何發展不起來?一番調研后,種植方式低小散、深加工缺失、市場開拓能力低等問題逐一顯現。

  一個良種繁育基地、一個老茶林改造示范基地、一家茶籽烘干廠、一家茶油精深加工場……寧波江北區掛職干部、冊亨縣副縣長吳益統介紹,一個產值10億元的油茶全產業鏈條正逐漸形成,預計能帶動全縣4000多戶種植戶脫貧增收。此外,寧波還扶持培育當地龍頭企業,選派專家組常駐企業3年以上,從選育、改良到加工、銷售,進行全方位指導。

   

  在寧波江北區的對口幫扶下,黔西南冊亨縣的織布刺繡產業插上創意的翅膀

  在平昌,一個占地面積100畝的花椒“綜合體”里,不僅有全國首個青花椒交易中心、花椒展示館,還有多個花椒精深加工車間,干花椒年加工、交易能力可達10萬噸以上,年盈利可超4億元。去年,平昌還通過青田的華僑資源,往海外銷售花椒1.6噸。“通過聯建園區、聯動營商、聯盟扶貧,兩縣優勢資源融合互補,共同做長產業鏈。”青田縣掛職干部、平昌縣副縣長潘婭紅說。

  俗話說,“一個產業鏈,脫貧一千萬”,但產業終究要自己闖市場。當幫扶干部踏上歸程、幫扶政策不再持續,這些產業能否持續運轉?這是攻堅階段扶貧干部面臨的新考驗。

  記者走訪看到,在東西部扶貧協作過程中,浙江始終聚焦產業可持續發展,在找到合適的脫貧產業后,紛紛開啟組團式幫扶,進行全產業鏈的培育提升,為幫扶地注入持久的發展動能。

  在阿壩州茂縣,玉環市掛職干部、茂縣副縣長陳方岳自豪地向我們介紹從位于河谷地帶蔓延到海拔2500多米的“茂縣李”種植園產業帶。通過產業鏈改造提升,小小青脆李走向了大市場。

  去年,玉環、溫嶺投入1100余萬元,在產業園里修田間道路、堡坎、蓄水池,還在縣城建起包括分揀、深加工、物流倉儲、電商銷售各環節的產業園,一改青脆李粗放生產、管理、銷售的發展模式,產品附加值迅速提升20%以上。

  通過搭建一戶一碼電商扶貧平臺,今年1月至7月,全縣銷售農特產品15.6萬斤,銷售額121.6萬元。

   

  在淳安掛職干部的牽線搭橋下,總投資3.8億元的食用菌產業園,在黔東南劍河縣南岑溝試運行

  在黔東南雷山縣郎德鎮楊柳村食用菌產業園,占地2700多平方米的深加工基地正在進行投產前的各項準備。“與杭州‘百草味’的合作已基本談妥,他們將負責所有脆品的銷售。”產業園負責人滕永福說,有了深加工基地,當地的食用菌產業,真正打通了從菌種培育、菌菇生產到倉儲、深加工、銷售的全產業鏈條。不只在食用菌產業。這種全方位的提檔升級,還在雷山縣的竹產業、茶產業、旅游產業中全面推進。

  今年4月,雷山縣正式退出貧困縣序列。脫貧之后如何繼續發展,成為扶貧干部共同關注的話題。

  “關鍵還是產業的可持續。”杭州上城區掛職干部、雷山縣副縣長周駱斌說,除了對扶貧產業進行鏈條補齊、提檔升級,杭州正組織雷山企業家、農業致富帶頭人到浙江培訓學習,讓他們了解市場、適應市場,“到了那時,哪怕沒有扶貧干部、不給幫扶政策,他們也能自己在市場大潮里‘游泳’。”

浙商傳媒運營   備案號:浙ICP備05021105號-2   客服熱線:0571-85310626

端午龙舟竞渡图